回味阿谁时代

推荐人:zl001 来源: 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时间: 2019-07-29 08:21 阅读: 次

岁月如梭,当知青下乡插队40多年过去了!我们从当年风华正茂、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变成了退了休的老头老太太,走在街上已经被小孩子们叫做了爷爷婆婆,这不能不让人感叹时间流逝得太快!

  我们知青这一代人总的来说是不幸的一代:

  该读书的时候我们正闹着革命,知识被视做不屑一顾的废物而踩在自己狂热无知的脚下,斯文扫地带给了全民族的悲哀。

  该长身体的时候我们喝着无油荤的盐水汤拌饭,春荒时以野果瓜菜充填自己饥饿的胃脘,柔弱的肩膀过早的承担起了成年人的重担,我们只能透支自己青春的身体,健康为此遭受损害。

  该大展鸿图的时候我们中的很多人因为知识的匮乏、不得不从事相对简单的工作,领取不丰的薪金养家和抚育后代。

  该为自己积蓄养老金的时候社会已跨入到飞速发展的年代,我们中的很多人又因为种种不争的现实,尴尬的跌落为下岗的群体,一度是那么的茫然和无奈……。

  青春已逝不复返!我们曾经失去过太多,但也有着可贵的收获:独特的经历磨练出我们勤俭朴实、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的优良品质,让我们成为了不屈服于命运安排而终身拼搏的一代!在当今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里,我们中很多人的生活过得并不算好:我们有过抱怨、但能够正视现实;我们有过失落、但能够及时清醒;我们有过痛苦、但能够自我疗伤。我们为共和国拨乱反正开创美好未来而付出了青春年华和毕生的奉献,我们是共和国历史上重要的章节,是共和国为之骄傲的一代!

  随着时光的流逝,“知识青年”这个曾经牵动着千万家庭、铭刻在我们及父辈整整两代人心中让人牵肠挂肚的名词,正在渐渐地淡出现代人们的视线。让我们中很多人感到不安的是:在我们的后辈身上,那些我们经过磨练而引以为自豪的优良品质不太多见,透支消费、超前享受、“月光族”竟然成了他们推动时代进步的理由!他们不爱听那些陈年的旧事,“啰嗦!”—是他们最常用的封口词。对此,我倒比较宽容:毕竟时代不一样了,我们那个年代物质的条件、感知的事物、思维的方式都同现在的年代有了天壤之别。两个时代的东西不能简单的完全叠加,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代沟”吧!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后辈比我们幸福,这得益于我们的党、得益于我们日益强大富足的祖国。我们将再也不会有父辈们永存心间的对后辈的亏欠和愧疚!

  看看现在,想想过去。这些年来,吃的东西丰富又丰富,真可谓应有尽有。但望着这些美味佳肴总是感慨万分,忍不住想想当年,上山下乡时的一次精美而别具一格的“盛宴”,格外值得回味。

  娟是我在学校宣传队认识的朋友,我的笛她的舞在全校闻名。她落户在离我五十多公里一个公社,那天,她来到了我们生产队,说是开养蚕推广会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我。我惊喜过后,瞬间便转换成“如何招待她”的忧愁了。那个年代除了清风明月不用钱买,什么都在计划,一个穷知青拿什么招待呀!

  她来到知青屋,我忙坐到锅下烧茶,她抢过火剪夹起搯草,说:“我来吧!好些天了,未听到笛声子。吹一个吧!”我忙卖弄精神,立即吹了曲《欢乐颂》,她听了连忙拍手:“好听,漂亮,听你吹笛,比吃什么、喝什么都开心呢!你别为招待我发愁!”

  隔壁张二嫂送来几个鸡蛋,说:“难得来的稀客,实在拿不出什么,蛋是家里鸡刚下的”。

  想起我的自留地里还有“得意杰作”,便拉着娟走出小屋。村庄里,屋前、院内的栀子花、槐花全开了,花香沁人心脾,路过村口刘婆婆家,刘婆婆拉住娟,硬是摘了一大捧栀子花送给她,说花样姑娘应戴好花,娟欢谢不止。来到菜园,只见我种的一块瓢儿白菜绿茵茵,肥嫩嫩的长得欢,几窝韭菜水灵灵的。我忙割下韭菜,砍了几窝瓢儿白菜。

  我带着娟,又来到老队长家,门大开着,无人。我在院门后取出一支钓竿,在米缸抓了一把米,在院里找到一把锹,到屋后挖了些红蚯蚓,提上鱼篓,找到村后一口荷叶塘。远远近近,布谷鸟、斑鸠、鹧鸪、画眉交替啼鸣。天蓝如水,四周静谧,什么地方还有蜜蜂嗡嗡吟吟。

  我们坐在一棵槐荫树下,在荷叶间隙撒了把米,这钓竿是根原始的竹子,钓线粗,钩子也特大,心想,“这样一个水塘怕难有收获”。真是的,那天钓运奇佳,那鱼钩一下水,浮子便吹气似地在上漂,有时,浮子根本未下水,鱼便在水半腰接钩了。一顿饭功夫,便已钓上了十几条鲫鱼,都在半斤上下。我告知娟秘密,这是老队长家暗自放养的野鱼塘,他家老少三代,在别处捉到的鱼,全放在这,他让我来的,别人不知道。娟一听,忙将鱼篓里的鱼,一条条放回塘,只留下两条。

  那天中午,一个锅上,一个锅下,幸福溢满心胸。我与娟吃了一顿丰美异常的午餐,虽只三个菜,但足以称宴!鱼是用村里自制的豆酱清蒸的,满肚籽,麻辣蒜酱葱花,味道奇鲜;鸡蛋炒韭菜,那香味扑鼻;清水煮瓢儿白菜,颜色碧绿鲜嫩,口感极佳。三个菜,色,香,味全,说来惭愧,我意一口气吃了四碗饭。饭后,娟说:“谢谢你的四菜一汤。”我说:“哪来这些?”她说:“刘婆婆的栀子花,也是一道? 菜。你的笛声,是人生的甘露、爱与美的清泉,胜过银耳人参汤,我会永远饮用它!”

  一晃几十年了,那顿鱼宴美餐,始终珍存我的记忆中,胜过世上一切佳肴。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岁月在流逝,再过二十年,我们也就成为了历史。多想再回到年轻时代!多想重新细细的品味那懵懂的情感和青春的气息,因为青春在人生的旅途之中过于短暂,即使这青春有过苦痛但它仍然不失美好!

  作者:山今远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